我可能是个怪人,面对父母

从改变自己开始

图片 1

  在英国圣公会主教的墓碑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我愿选择孤独而弃了安稳

  当我年轻自由的时候,我的想像力没有任何局限,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且能够包容他所已知或未知的事物,因为每一个事物都是肯定存在的,我们是不能够绝对的从任何一个方面来否定它的,即使它们从某些角度使我们感到愤怒。

  当我渐渐成熟明智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世界是不可能改变的,于是我将眼光放得短浅了一些,那就只改变我的国家吧!

有一次一家人外出,我妈顺口提到每天很早的清晨在某条她打工的街道会有贩卖毒品的人进行交易,我借着我爸也在的胆子说了一句:“要是我碰上这种事,一定会打电话报警”说完心里还美滋滋的,觉得我爸这种当过兵的一定会嘉奖我一番,而且妈妈看爸爸面子也不会说我天真,结果我爸很生气的训了我一顿,大概就是这样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还叫我不要多管闲事。当时被骂完的我一时很懵,想辩解却又害怕继续挨骂而懦弱的选择了沉默……

  但是我的国家似乎也是我无法改变的。

再一次是六一我和我表弟在一个家庭群里等红包,刚好我姐姐在里面活跃,于是我们打算打我姐姐的主意:让她发红包。结果说到最后我姐姐开玩笑只给我发了红包,然后我舅舅这时下来了,表弟正好和他讲了这个情况
,我们都只是在开玩笑,结果我舅舅觉得我姐姐很偏心于是进了群,然后在里面给我表弟发了一个红包,瞬间气氛就尴尬了。我跟舅舅说他这样把气氛弄的很尴尬,可是他说是我姐姐先这样的,我只好说是我们三个小孩在开玩笑,之后也会给表弟发红包的,可是舅舅坚持下去,表弟也胆小没有选择解释……

  当我到了迟暮之年,抱着最后一丝努力的希望,我决定只改变我的家庭、我亲近的人——但是,唉!他们根本不接受改变。

今天我陪我妈去逛街,她很想试试背带裤又局限于年龄担心不已,我一直鼓励她她终于放开心态打算试一试,没想到第一件就挺合适的,我妈也挺喜欢的,唯一就是她觉得自己有点胖想换大点的结果店里没号了只好作罢,后来碰到我舅妈说起我妈穿背带裤还挺好看的,她却摇摇头说我妈不适合穿背带裤,与年龄不搭.我反驳道舅妈你又没有看到怎么就能说一定不合适呢,而且我们很多人包括我妈都觉得挺好看的,所以你不能这样说哦.可是舅妈便跟我妈说姐你不适合,你看我比你小多少,连我都不敢随便穿背带裤你还是别尝试了,接着又吐槽我妈把我妹妹的衣服乱搭配,明明是一套却拿来拆开了,我又说其实这样也挺好看的,至少看着不怪。可是舅妈说我卖衣服还是你卖衣服,我懂还是你懂,我反正就觉得怪.我只好说衣服需要创新,只要不辣眼睛的改变都应该被接受,它已经存在了,不可能将它的痕迹抹掉。说到这里舅妈就有点冒火了,但是我觉得为什么就不能对这些自己看着似乎出格的东西宽容点呢。看着舅妈气冲冲的上了楼,我正在沉思却被我妈说我太固执了,融不进这个社会,于是我出来了,现在把它写下来,嘿嘿

  现在在我临终之际,我才突然意识到:如果起初我只改变自己,接着我就可以依次改变我的家人。然后,在他们的激发和鼓励下,我也许就能改变我的国家。再接下来,谁又知道呢,也许我连整个世界都可以改变。

也许我将来会继续无法理解这个“五彩缤纷”的社会,但如果要我磨去所有棱角再拼入这个大杂烩,我宁愿选择孤独。

  你也梦想过改变世界吗?那么从现在开始,你试着改变你自己,奇迹就会发生。

我不认为在认识社会这些方面我犯下了过大的错误,但我承认我可能是有点怪。

  很多同学进入青春期后,和爸爸妈妈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向我求救。在家庭生活中,孩子和父母发生冲突,就像舌头和牙碰撞一样,很正常。你们和父母同进一家门,同吃一锅饭,难免会磕磕碰碰。

最后,愿所有人沉浮在这个人世 ,无所顾忌,活出自我。

  冲突和矛盾发生了怎么办?谁包容谁?谁让着谁?谁改变谁?

  小时候,父母常常包容你,让着你。现在你长大了,父母变老了,你该包容他们了。

  我的智囊团有个小成员——17岁的女中学生瞿斐。她酷爱思考,酷爱学习,是广州市优秀的学生干部。在化解父母和子女的矛盾上,是个“武林”高手,曾帮我出过许多好主意。她的“武功”秘诀就是: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只要“忍着不说”,从改变自己开始,就会阴转睛。这是她多年来和父亲切磋“武艺”的精华。

  我让瞿斐帮我支支招,怎样和父母化解矛盾。她很热心地寄来她的心得——她写给表弟的一封信。你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点问题。

  表弟:

  今天看到你和你妈在餐桌上为了一件小事指责对方,我真是觉得很心痛。都是互相关心互相爱护的家人,却好像把对方视为避之不及的瘟神。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你已经从你的角度做得很好了,但是,我觉得你还可以做得更好,你能不能听听表姐的想法呢?

  前年,我和我爸一起去香港,中间因为要参加一个活动,需要穿比较正式的衣服,就和我爸一起去买衣服。

  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在一间世界名装店挑中一套,到付钱的时候,我爸开始和店员讨价还价。我当时一下子觉得很没面子——我爸在这样的一间店里像在菜市场似的和店员为价钱争起来,很“不懂事”。同时,我把这种不爽反应在脸上,帮着店员说我爸:“这个价钱全球都一样,是公司规定的。”我爸火了,把我带离那家店,站在店门口的台阶上说我,那一整天,我和我爸的关系都很僵。

  事后,我进行了反思。其实事情完全可以不变得那么僵,我也完全可以不受我爸的训,原因主要在于我让我爸没了面子。人都要面子,特别在外人面前被自家人伤了面子,一般人都受不了。在伤了面子以后,大部分人会很自然地为自己辩护,会找很多理由来证明伤了他面子的那个人是错误的。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不服气,我爸也不服气,伤了我的感情,更伤了我爸的感情。

  ……

  今天在餐桌上,你在大家面前指责你妈,我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前年的那个场景。我知道当你看你妈不顺眼的时候你就会说你妈。但是你妈并没有同意你的意见,反过来,她开始说你的毛病:乱花钱、不爱干净、成绩不好……你们就这样吵起来了,越说越多,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在香港买衣服的事情后,我明白每当我因为父母说的做的而感到不爽时,我想要的并不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是真的想让父母听取我的想法,和我父母建立良好的关系,并且在这个基础上大家一起改进。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