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彩虹,东山寺现

只有该熟的熟了该死的死了

是以往这个时候我应该出现在机场,离开这个城市出去走,这次却没有。在我的世界里自己永远生活在食物链的顶端,我知道有些事情如果始终没有解决的话,我将会成为捕食者的目标。

不再帮妈妈穿针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他左手带的那串佛珠,我不自觉地把手伸进裤兜摸了一下,瞬间明白了他手上戴的佛珠和兜里这串如出一辙,不自觉地又朝他的左手看了一眼。

我站在窗前倾听风声

“到了。”出租车司机看了一下后视镜说道。

热浪翻涌,虫豸也厌倦了鸣叫

“那这个你们有吗?”我又指了指有东山寺字样的棕黄色细布条做成的穗。

现在它抱着一棵樟树摇来摇去

下一章
【都市】星期二(11)苏明之死

不进我屋子的风只是风声

姑娘拿起佛珠打量了一番,就双手递给我。

把烤过的红薯、鸡蛋和乌龟

“东山寺,警察局,苏妍。”我拿出那串佛珠摩擦着,“是时候去探探水有多深了。”

周围都是孤岛

他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脸色果然就变了,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你这种人啊,拜了佛也没用”,转身就走掉了。

有一次我衬衣上的第三颗纽扣掉了

“好。”

在自己的兜里寻找你的手了

凌晨四点,天微微泛亮。陷在沙发上的我回忆刚刚做过的事情,应该并无纰漏。谋杀警察可不是什么小事,我可不想又被白道上的人追踪。继而调整了下心神,拿起沙发缝里的遥控器随便按了一个台就起身来到卫生间。面对着镜子里的我,却看不出一夜未眠的疲惫。

地球上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俩

出了寺庙,我点上一支烟。想到最近一些突发的事情,一个要置我于死地的谢幕,一个吃我醋的警察,却有着同款式却市面少有的佛珠,而且都是在禅寺开过光的,两串一样的佛珠在我心里绝不仅仅是一个巧合。我吸了最后一口烟,眯着眼睛望着印着“东山寺”三个大字的牌匾,皱起眉头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不对,这绝不可能是巧合。(未完待续)

他们唉声叹气地

“鬼知道你这样的人,来寺庙做什么,平日里亏心事做了不少吧。”说着他隔空朝着我胸口点了两下。

梦醒之后才发现

“噢,我就是随便看看。”我继续打量着柜台里的佛珠。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

“昨日夜间我市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擦去脸颊上剩余的泡沫,我来到电视机前。“经鉴定死者身份苏明,死前曾饮用大量酒水。从现场来看肇事者受到惊吓后逃窜,但方向盘上并未有指纹,为此不排除有人蓄意而为。为此我市警察机关正在努力搜查线索……”

几十年后我顺着烟道

“在我们这开过光的佛珠,法师都会送的。”营业的姑娘笑着答道。

找到了针和线

北靠泽山,南望沣河,绿树红墙,苍松翠柏,位于城东9公里的地方,即是东山寺。我望着匆匆从眼前晃过的树影想起这句话。

母亲把黏稠的汤汁浇在米饭上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没有您手里的那种紫檀,您手中的紫檀样式看起来很特殊,估计市面上也很难找到相似的。”

我一次次调换针线的角度

我看到他走远了,突然想到什么,从兜里掏出佛珠问营业员,“这种佛珠你们这有吗?”

她在梦中的样子无比清晰

“近期先停一停,风声过了再动。”

我迎了上去看见

凌晨,我踉跄地走在路上,路灯下自己的身影伴着被风吹动的树叶声逐渐拉长。凌晨,我踉跄地走在路上,路灯下自己的身影伴着被风吹动的树叶声逐渐拉长。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

【连载】都市杀手情感故事《星期二》目录

当你从婚姻中往回走

“先生,这里的佛器都是开了光的,需要请一串吗?”柜台里的小姑娘以为生意来了,赶紧向我推销起来。

望着遥远的洞口的光

“最近遇到不少晦气的事情,我女朋友让我来拜拜佛转转运。”我把女朋友三个字说得格外响亮。

围绕在这只陶盆旁

到了自家楼下,我拿起手机给K的邮箱发了一条简短的邮件:“已完成”,随后深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气走进楼道。开门,调灯,检查房间。发现没什么异常便从厨房的橱柜里拿出了一个挂着铁锈的盆子放在油烟机下,然后掏出今天开车时使用的手套扔在里面,一把火就烧光了一切痕迹。自从飞机上那个纸条开始,就感觉到一种隐而不见的势力向我围拢而来,职业杀手灵敏的嗅觉总会提醒我越是危险越要万事谨慎。

你安然度过了又一个完整的夏天

熟悉的铃声响起,我拿起手机,是老K。

她握我的手像小时候

今天是周末,在大雄宝殿前有很多烧香拜佛的信徒,我随着人群走进大殿。一抬头看到了矗立在大殿中央的佛像,如果按照佛教的因果轮回来说,我这样的人死了以后肯定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想到了这我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继而跟着众人在蒲团虔诚地拜了拜。

从这里走到那里

“嗯,给。”下车。

完整的梦我从来没有完成过

和多数佛教寺庙相似,东山寺是个长方形的院落。穿过大雄宝殿,在左侧的走廊有间写着流通处的房间,我便走了进去。

那是那天晚上的月亮

流通处的三面墙上的书架摆满了各类可以结缘的经书,我把每个书架都粗略地扫了一遍之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在房间中央摆放着各种不同佛珠的玻璃柜台上。我开始打量着每一串佛珠,生怕漏过了。我在柜台前转了几圈并未发现与我兜里一致的佛珠,渐渐开始焦躁。

这算不算得上同类的忧伤

“你的皈依证呢?”这个时候突然站在我身旁的男人说道。

轮换着用铲子捣鼓

“那好,谢谢。”说着我点点头便把佛珠踹进兜里走了出去。

身边围满了她养的鸡

图片 1

那是什么感觉

我扭过头看到是那天晚上从苏妍小区出来跟踪我的警察,便挺了挺弯得有些累了的腰,说:“我来寺庙拜个佛,应该不需要皈依证吧,警察同志”。

我留意过鸦群起飞时

两个惺惺相惜的男人

重新翻烤了一遍

岛身有一阵晃动

她以为我永远不会服输

火焰最清楚

如果它停止转动了

把手伸进别人的兜里

各自拿着一把铲子

打开针线盒

从菜场里出来我手上

我有纸,你有蜡笔

从一点光到一团光

我一转身它们就熄灭

漂在水面上,其中一片

原有的小径已然消逝

我来到窗边找到了

母亲在桌前的相框里微笑

所以我们应该在一起

我想象着这道菜成形的模样——

鸟群只在早晚出没

再也不想像今天这样

我在一场秋雨后醒来

就意味着我出门

晚风吹着分叉的草木

我见过火焰

先用刀在栗壳上开一道口

穿过滚烫大地

梧桐树已经不认识你但树干上

月光洒在路面上像腾空的灰

让两片老死不相往来的树叶

你走在没有尽头的路上

张执浩,1965年秋生于湖北荆门。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湖北省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主要作品有《苦于赞美》《宽阔》《高原上的野花》等多部。曾获人民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诗刊》年度陈子昂诗歌奖、鲁迅文学奖等多项奖励。

我从来不曾带走过任何梦中之物

图片 2

在涵洞中爬行

他们把袋中土倒进盆内

我住在这片树叶上就像

再也用不着为一枚

有一次我决定

岩子河在不远处闪光

在冷雨中

我也是这样

如果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

到被黑暗紧锁的灯火

樟树已经比你高了

我看见她闭上眼睛越跳越高

用吹筒和火钳为它造过型

在把田埂走穿之后就坐在半山腰上

久久不肯落下。你停驻

正要离开

在涵洞中声音向着光的方向

南瓜长大了

此路只为你而筑,只为你

来到楼顶平台

同类的忧伤

蹲在地球上

有一天也会像我这样

再将它们放进沸水里煮一分钟

我梦见一首诗在跳房子

并因此而获救

船桨划水的声音

如果没有树

晚 景

我梦见我使劲摇动地上的尘土

大声呼喊

而空气中的清香其实存在于

我鼓足勇气找她借转笔刀

而我在一旁摇跳绳

那是什么感觉

脚边的落叶正等风吹过街去

在幽暗的地方,时间越长

沐浴,梳洗,剪完指甲壳

你钻出帐篷的瞬间

三个男人和几株幼苗

重新回到了这堆灰烬边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